欢迎光临
每天分享最新空投信息

Libra协会成员关系揭秘:Facebook的影子无处不在

在启动 Libra 的过程中,Facebook 面临的最大障碍可能是缺乏信任和来自全球监管机构的反对,这些监管机构担心 Libra 对隐私和金融稳定的潜在影响,以及 Facebook 在管理 Libra 方面充当的角色。

对于这些批评,Facebook 回应称,负责管理其加密货币的是 Libra 协会——一个总部位于瑞士的独立组织,这是一个由公司和非营利组织组成的联盟,以作为 Facebook 和其开发项目之间的过渡组织。Facebook 表示,它将确保自己和其他任何公司都不会对 Libra 产生过大的影响。该组织有 28 个“创始成员”,但未来计划增加到 100 个。

然而,这些创始成员中有许多人与 Facebook、以及成员彼此之间都有着密切的个人、职业和投资关系,这让 Facebook 对该协会的定性受到了质疑。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触及该组织的最高领导层,专家表示,这让外界对 Facebook 对该项目的持续影响力以及谁的价值观将适用于 Libra 产生了疑问。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 Katharina Pistor 表示:“当 Libra 白皮书称 Facebook 只是 100 个成员之一时,你可以亲眼看到,这并不完全正确。”

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 Libra 的目标以及 Libra 协会将承担的责任,以前主要由政府和央行承担。

Libra 是一种基于 Facebook 开发的开源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与大多数加密货币不同,它被设计用于交易,而不是投资。人们可以利用 Libra 给朋友们汇款,或者通过电子邮件等在线支付方式——免费(或至少更便宜)、轻松地通过数字钱包应用程序支付,Facebook 的子公司将提供首个数字钱包应用程序。Facebook 称 Libra 可以改善世界各地的金融服务。

许多专家和立法者认为,Facebook 的数十亿用户将使 Libra 成为使用最广泛的加密货币,并有可能使其足以与美元等政府支持的货币相抗衡,从而潜在地威胁到传统金融体系的稳定性。Libra 协会将负责监管这种货币:确保其保值、决定如何与监管机构合作以及如何保护用户的隐私。

这就是为什么监管机构特别担心 Facebook 会对 Libra 协会产生重大影响。一些人不相信它会放弃管理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项目,更遑论 Facebook 确有多次黑历史,包括侵犯用户隐私、其平台被外国不法分子利用等,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指控是干涉美国大选。今年 7 月,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就该项目举行的两次听证会上,许多议员重申了这种担忧。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 · 扎克伯格和高管们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们不懂管理或问责,”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 Sherrod Brown 言辞激烈。Libra 之争发生之际,Facebook 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因反垄断问题面临两党调查。

那么按照 Facebook 的说法,Libra 协会的目的是帮助人们对这个项目产生信任。

“我们如此设计 Libra 的原因是,Facebook 只是 Libra 协会 100 个不同成员之一,没有特权,这意味着你不必信任 Facebook,”Libra 创始人 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上告诉立法者。

尽管 Marcus 已经承诺要等到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但也公开表示仍然计划明年推出 Libra。按理来说,Libra 协会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成立并不需要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但如果没有美国用户,它将很难获得吸引力。尽管该协会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其创始成员公司之间的联系可能会使其更难获得议员们的信任。

以 David Marcus 为中心,Libra 协会 “布了” 一张关系网

这种联系很大程度上始于 Marcus 本人。

Marcus 是 Libra 的创始人。他现在管理着 Facebook 旗下开发与 Libra 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子公司,还是 Libra 协会执行领导团队的成员。Marcus 在去年之前一直是协会成员之一 Coinbase 的董事,并曾是另一家成员公司 PayPal 的总裁。

Facebook 虽然声称并未控制 Libra,然而 Libra 协会目前 28 个管理者中,多数是存在密切的个人、职业和投资联系。如下图所示,这个关系网包含创始成员公司的 11 位高管、董事会成员、创始人或个人朋友。

 

“所以,我们在讨论的是一种基本上由大型企业组成的非民主选定联盟控制的货币咯?”纽约民主党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在听证会上发问。

Facebook 表示,在 Libra 公开之前的几个月里,该公司与多家机构就加入该协会进行了接触。最后的 28 名创始成员包括 Facebook 以及其他支付、科技、风投和电信公司,以及 4 家非营利组织。

Marcus 在听证会上对议员们解释道,这些公司都希望“建立这个网络以解决问题”,并补充说,任何符合一套公共准则的组织都可以加入。这些成员公司自己也提出了加入协会的各种理由,包括对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应用感兴趣,以及希望改善获得金融服务的渠道。其他人则表示,他们只是不想错过参与一个具有潜在革命性项目的机会。

Facebook 曾表示,该协会将是 Libra 的独立监督者,在 Libra 度过发展阶段后,Facebook 的影响力将与任何其他成员相同。然而,Libra 协会的许多创始成员都与 Facebook、Marcus 或其他人存在其他联系。这里有几个例子:

  • Peter Thiel 创立了 PayPal 并将其卖给了 Ebay。他是 Facebook 的第一个主要投资者,现在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Thiel 还通过他的风投公司对同为协会成员的 Spotify、Lyft 和 Stripe 进行了投资;
  • 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 Facebook 的创始人,也是协会成员“突破计划”(Breakthrough Initiative)的三名董事之一。他也是 Spotify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niel Ek 的私人朋友——2016 年,扎克伯格还参加了 Ek 的婚礼;
  • 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是 Libra 的创始成员,也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还投资了 Lyft、Stripe、Coinbase 和 Anchorage。其联合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是 Facebook 的董事会成员,在 Ebay 拥有 PayPal 的时候,他曾是 Ebay 的董事。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Ben Horowitz 是 Lyft 的董事;
  • 协会会员联合广场创投(Union Square Ventures)已投资 Coinbase 和 Stripe;
  • Frederic Court 是协会成员 Farfetch 的董事,也是 Felix Capital 的创始人。Felix Capital 此前投资了 David Marcus 的初创公司 Zong;
  • Wences Casares 是协会成员 Xapo 的创始人和 CEO,他同时也是 PayPal 的董事,并曾担任该协会非营利性成员 Kiva 的董事。Xapo 还曾获得同为协会成员的 Ribbit Capital 投资。

虽然这些人可能没有直接参与 Libra 项目,但他们之间的联系表明,Libra 协会可能没有 Facebook 宣称的那么“多样化和全球化”。这些联系甚至触及了 Libra 协会的最高领导层。

到目前为止,向瑞士政府提交的文件中已经确认了三位领导者:David Marcus、Bertrand Perez 和 Kurt Hemecker。

Marcus 早在 Libra 之前就开始研究数字支付了。他创立了一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在线移动支付提供商 Zong。当他在 2011 年将 Zong 卖给 Ebay 时,Ebay 任命他为 PayPal(当时为 Ebay 所有)移动部门的负责人,并在次年任命他为 PayPal 总裁。2014 年,他离开了 PayPal,投身 Facebook。

Perez 和 Hemecker 之前曾在 Zong 担任高管,后来在 Marcus 担任总裁期间又在 PayPal 任职。根据他们在领英上的资料,Perez 现在是 Libra 协会的常务董事兼首席运营官,Hemecker 则是业务发展主管。

根据 Libra 的白皮书,常务董事将领导执行团队,负责审查 Libra 的网络安全,监控 Libra 的经济发展轨迹,并招募新的协会成员。Marcus 在正式文件中被确定为董事会成员,常务董事也是如此。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 Pistor 称,让 Marcus 和两名长期共事的同事在一开始就领导该协会,可能会让 Facebook 对该组织未来的文化产生强大的影响力。董事会成员任期一年,但可以无限期连任。

“他们行动迅速,把自己的人安置到位,”Pistor 说,“常务董事将在一开始就为公司定下基调,这给了他们很大的控制权。”

协会对这一观点表示异议。该协会政策主管 Dante Disparte 表示,尽管 Facebook 在发展 Libra 协会以及开发 Libra 网络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该公司“不会比其他任何成员拥有更大的权利、义务或投票权”。

为什么 Libra 的管理如此重要?

Libra 的白皮书和提交给瑞士政府的文件显示,协会将领导一个类似于其他非营利机构的组织。

所有的成员公司将组成“委员会(Council)”,该委员会将每年召开两次会议,做出重大决定,如增加新成员或改变 Libra 的技术基础。由于 Libra 成员比较多,会面频率也比较低,所以另外两组人员会更有规律地对 Libra 进行管理。委员会选出的董事会将负责 Libra 更广泛的战略方向。由董事会任命的执行委员会将负责 Libra 的日常运营控制。

Libra 协会的章程尚未得到批准,预计将提供更多关于该组织完整、正式领导者名单及其运作方式的细节。

Marcus 强调,协会将促进一项重要的公益事业,使转账变得更快、更便宜。为了实现这一目标,Facebook 子公司 Calibra 将推出一个数字钱包,供用户保存、存储和发送 Libra。其他公司也可以开发类似的服务,不过专家们一致认为,由于 Facebook 拥有庞大的全球用户基础,它大概率是最快、采用最最广泛的公司。Facebook 表示,Calibra 将独立运营,两家公司不打算共享用户数据。

消费者隐私倡导组织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战略主管 Danny O’Brien 表示,他担心协会成员之间的关系,可能会使 Libra 的其他数字钱包或其他有相同愿景的加密项目难以与之竞争。

“鼓励你使用 Facebook 的软件和服务可能符合所有这些公司的利益,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参与其中,”O’Brien 解释称,“他们希望 Facebook 的服务能够胜出,哪怕其他项目可能对消费者更有利。”

该协会的另一个关键角色是管理储备,这是一篮子政府发行的金融工具,将以 1:1 的比例与 Libra 锚定,并根据需要波动,以稳定 Libra 的价值。

如果 Libra 的增长速度迅速,立法者担心这种储备会对世界各国政府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他们还担心,这可能会将权力集中在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 Facebook 或一个紧密联系的大公司集团之下。

众议院议员 Maxine Waters 在听证会上表示:“如果 Facebook 的计划实现,该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力,可能会破坏货币和政府的稳定。”Marcus 则表示,Libra 的目标不是与主权货币或政府竞争。

Libra 的成员公司必须投资 1000 万美元才能加入。Facebook 表示,他们将以存款利息的形式从投资中获得回报。这笔资金将首先用于支付协会的运营成本,然后再分配给成员公司。一些专家担心,这可能会阻碍委员会批准新成员加入并使该组织进一步多样化。

“如果你靠 Libra 赚了很多钱,为什么愿意分享?”Pistor 不禁反问。

尽管 Libra 有利他主义的目标,但一些专家和立法者认为,公共产品,如货币和支付系统,以及使用它们所产生的消费者投资数据,公共机构能更好地处理。法国和德国的财政部长最近公开反对 Libra 在欧洲运作。同样密切关注 Libra 的美联储也正在开发一种即时转账系统,可能会给美国消费者带来一些与 Libra 类似的便利。

“我们可以把马克 • 扎克伯格传唤至国会,甚至公开让他难堪,但我们不能投票让他退出,而在美联储,我们有公共责任(public accountability)。”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银行法教授 Mehrsa Baradaran 表示,“在这么敏感的事情上,我们为什么要信任 Facebook,而不是自己的公共机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流浪空投网 » Libra协会成员关系揭秘:Facebook的影子无处不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